You are here

中國語文教材大調整:先學漢字再學拚音

註:這是挺大的變革。我挺好奇的:大陸是基於什麼樣的實證研究結果,才作出這樣的改革呢?

中國小學語文教材发生重大變革,自9月1日起,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將先學漢字再學漢語拚音。

自9月1日起,中國全新的統編教材將全部啟用,包括一年級、初一年級的語文、历史、道德與法治三科。改動最大同時也是爭議最大的是,小學語文先學漢字在學漢語拚音。 《北京日報》8月29日報道,中國語文教材總主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解釋,此舉是為了幫助孩子們建立對漢字原初的感覺,一上學第一印象就學漢字,而不是拚音字母。 据一线教師介紹,現在很多學校小學一年級就學英語,如果先學漢語拚音,孩子們很容易和英語混淆。而且,一年級的孩子很難理解“聲母”“韻母”等知識,重复練習容易讓孩子感到無趣,甚至失去學習語文的興趣。而先學一段時間漢字,再學拚音,孩子們會发現原來用拚音還可以去讀不認識的字,這會讓孩子們體會到學習語文的樂趣和成就感。 在降低學習漢語拚音難度的同時,小學低學段的認字量也有所減少。溫儒敏透露,語文低學段原來認字量是1,800字,現在減少到1,600字;以前要求全部會讀、會寫、會認,現在強調多認少寫,1,600個字里會寫一半就可以了。 溫儒敏表示,這既是“減負”,也有學理依据。識字的目標是希望孩子們到二年級下學期就可以大致獨立閱讀。 早在2016年,中國小學語文教材就已有重大調整,有40%課文被替換,其中包括《南京大屠殺》,并新教材增加了古詩文及中華傳統文化比重。此事成為社會熱議話題。 人們對于中國語文教材的大討論的熱情一直不減,上一次的熱潮是2013年。在2013人教版初中語文教材中,魯迅的《風箏》退出了課本,取而代之的是史鐵生的《秋天的懷念》。此后,網絡上出現了“魯迅作品全面退出教材”的消息。但事實并非如此,人教版的初一語文課本中,僅刪去了《風箏》一篇魯迅的文章,《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還是保留了下來。但輿論久久不能平息。 長久以來,魯迅的去留問題一直頗有爭議。支持刪除的人稱,“魯迅是当代憤青的重要思想來源,少學點魯迅,便可以少制造一批憤青”。反對者則表示“讀魯迅的作品,能夠讓我們明白人性的優點和缺點”。 總之,從政治掛帥到人性追問,是新中國語文教材走過的历程,也是中華民族生存狀態的投影。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