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一位中文老師分享美國公立校經歷和心得

註:這篇文章寫得非常好,有志在美國工作的,強烈建議讀讀

作者: 張美晶

   我在美國成為中文老師如其說是精心設計的,還不如說是個意外。1997年在康州拿到英語作為第二語言教學的碩士後,由於沒有綠卡和相關工作經 驗,我在康州一直沒有找到理想工作。為了先生的學業,後來我們搬到了費城,狀況突然轉好。當時費成公立校正在招收不同語種的雙語老師,中文是其中之一。我 被雇為小學實習老師,同時被要求繼續返校學習拿學分,以便在三年內拿到相關認證。
 
   雖然入職之前我已有一些在台灣教英語的經歷,但進入美國公立學校後,還是花了大量時間和精力來適應美國的教育環境。文化差異是最難適應的,包括學校風氣、紀律、內部溝通、與家長交流,更不用說語言障礙造成的交流困難了。

   在台灣和美國當老師有很多不同之處。在台灣,教師就是權威,學生和家長都很尊重老師,老師們面臨少得多的學生課堂行為不當問題。而在美國,初 當公立校的老師,我要花很多時間維持課堂紀律。同時,我還非常吃驚地發現,這裡一些學生家長竟然也對老師缺乏尊重。已經有多少次,一個學生家長對我大喊大 叫。這位家長認為孩子行為差勁、成績不好或者不能完成作業,都是老師我的錯!想想我經常一天在校工作11個小時,有時甚至更長,卻仍常常被如此不公地對 待,真是沮喪透頂。
  
   幸運的是,同事們經常向我伸出援助之手。因為沒有經驗,一開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也不知道如何對待美國的小學生。是同事們的熱情相助才幫 我完成了第一年的課程。我還承認,即使與其他老師相比我有相同或者更好的認證資質,但我總是覺得比不上他人,因為英語不是我的第一語言,我也不是在美國長 大的。我老是擔心,我的課堂要求是不是嚴格,我的話是不是恰當,或者我是不是讓學生感到太冷硬了。雖然隨著的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有自信,但不能否認的是 這些顧慮仍然會時不時地煩我。

   我曾面臨的另一個困難是與學校行政管理人員之間的關係。在台灣,校長是一個遙遠的權威人物 ── 他們通常在你有麻煩的時候才會跟你談話。在美國,校長們都十分鼓勵員工與他們討論任何問題。由於與行政管理人員接觸密切,我還以為他們自然會看到我對工作 的付出和對學校的價值。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自我宣傳在美國工作、生活等諸多方面是多麼重要。因為我不主動與行政管理人員聯繫,去「吹噓」自己的工作成 績,後來我發現自己的工作業績經常會被一些能說會道的人偷走,或者我個人的項目被人「打包」成了所謂的「集體努力」的成果。你可以想像我有多麼不快。同 時,我也為自己當時不站出來為自己說話而生氣。謙虛的中國美德在這裡的工作環境里根本行不通。即便是與我自己的文化相左,我也必須盡快學會積極地推銷自 己、展示自我。

   身為中國人,我們的適應力超強。一年之內,我就很快熟悉了美國公立小學課堂的模樣和老師的角色。第一年的所學對我後來的教職生涯幫助很大,當然它也幫我在美國教學建立了自信。

   在費城公立校幼兒園和一年級任教四年後,2005年我有了兒子。為了能離丈夫的家人近一些,我們搬回了康州。2006年,我很幸運地在 West Hartford找到了一份兼職的英語作為第二語言教學的崗位,一幹就是兩年。儘管我在從事小學教育之前就獲得了相關認證,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教英語。同 年,West Hartford的高中開始提供中文課程,學生學習中文的興趣和數量超在激增。於是,中文教學對我來說變得非常誘人,因為自己覺得相比在美國教英文,教中 文更有優勢。當機會出現時,我又返校修了兩門中文老師的必修課,2008年我正式成為高中中文老師。

   根據我對美國高中外語部的觀察,許多學校在聘請老師時,母語是外語的老師並不是其首選。對學校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位瞭解學校文化、可以跟 學校管理人員共事、同時又擁有教學資質的老師。我想這是美國學校大多數外語老師都是擁有相關資質的美國人的部分原因吧。譬如,我們校區中文項目的第一個老 師就是擁有教小學和中文雙重資質的美國人。她的組織能力很強,在促進項目發展上也很有能力。在我入職的時候,她已經選好了課本,完成了從中文一至三級的教 案,甚至設計好了課外活動。這對我幫助很大,因為作為新手我只要跟著她做就好了,這也給了我一些時間去瞭解項目、學校和美國高中學生的狀況。然而,那一 年,是充滿「震憾」教育的一年。

   我首先非常驚訝於總體上美國高中生的能力。我的一些學生做很多課外活動,如體育、模擬聯合國會議、模擬審判辯論、機器人小組、數學興趣小組、 合唱團、樂隊和樂團等。除了這些課外活動外,我很吃驚他們中相當一部分在各科目的學習成績仍然十分優秀。不像我當年在高中時只注重學業,他們涉獵的範圍顯 然不拘限於學術方面。 

   然而,第二個衝擊並不是高興的事。記得我是學生的時候,我們做夢也不會因為自己的成績不好而跟老師爭辯或者責怪老師。我現在的學生,有的成績 非常優秀,也有很多需要特別輔導和幫助。為了讓成績欠佳學生趕上來,學校想盡一切辦法,讓老師特別關照這些學生,實施必要干預措施。我經常會有家長要求我 在放學後把他們的孩子留下來,給他們額外輔導。但我常常發現,學生的牴觸心理很強、他們無心向學,有時甚至對老師產生敵視情緒,而我要做的,還是要不停地 鼓勵他們。看上去,一些家長和學生自己的責任也強加到了老師們的身上。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沒有人討論一下,如果老師盡力實施干預措施,但父母失職不配 合,而學生也對自己不負責,當老師的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我們高中的中文項目十分成功,已進入第六個年頭。從去年開始,我開始有機會設計中文三和四級別的教案。我們的原有的教科書注重語法教學,學生 的讀、寫能力較強,但聽說能力相對偏弱。為了改變這種狀況,我試著在課程上填加歌曲、電影、電視等課堂活動。可惜的是,總有學生不停地問這些活動在不在考 試範圍內,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許多學生就根本不能專心參與,有的甚至還用這些時間做其他科目的作業。這很讓人灰心,但同時又催促我去尋找包含這些有趣課堂 活動內容的新教材。

   選教材的過程讓我大開眼界。我給多家出版商打電話索要免費版本,然後一本一本仔細翻閱考量,看它們是否與教學目標吻合。當然,我希望新教材可 以包括我想要的一切:譬如內容要有主題貫穿,同時還要有視覺吸引力;文字和對話要生動有趣;課堂活動要充足還要設計巧妙,學生可以憑此進行聽說讀寫練習; 當然最好還要免費附帶碟片,讓學生玩互動遊戲和進行評估。然而,在看完所有教材後,我終於發現,世上沒有完美的教材,就像許多其他老師告訴我的一樣。我們 所能做的,就是挑選出最理想的一套。感謝我的部門和中文項目,選教材讓我很受勵練,在不停的閱讀過程中,我更加掌握了如何利用或者不用教材進行自己的課程 設計。

   到了檢驗勞動成果的時候了。一開始,我很滿意所選的新課本和新設計的課程,因為它們涵蓋了現實生活的場景和這個水平的學生應該瞭解的相關文化 知識。但後來我發現自己嚴重高估了學生已有的文化背景基礎知識,新課程給老師和學生都造成了「超重負荷」──課程包含的語言和文化知識點過多、過重。我和 我的學生一起努力奮鬥了一年後,我不得不根據現實,對課程內容量進行調整。聽上去這好像是一次失敗的實驗,實際上我在探索中學到了很多。它幫我找出了哪些 東西是我可以合理要求學生做到的,也教會了學生積極與老師探討,和老師配合把新課程設計得更合理、更完善。或許我們的教學目標尚未完全達成,但大家都覺得 新課程不但內容豐富,教和學的過程也很有樂趣。

   從不斷發展的項目中,我感到讓學生動手參與、親身體驗是最好的學習方法。十堂關於中國文化和地理的課程,可能也比不上一次真正的中國旅行。在 課堂上硬教中國食物的原料和菜名學生根本記不住,但如果讓他們動手煮中國菜,他們就能很容易地記住了。我們課程已經融納了中國烹飪、中國藝術和手工、中國 年慶祝、仲秋節品月餅、端午節龍舟賽,還有其他好多文化活動。每年我們都帶學生去紐約的美國華人博物館和唐人街訪問,另外,每年四月份我們還組織學生去中 國旅行。誰能想到,我的第一次中國大陸之旅,竟然是和我的學生一塊兒呢?

   在美國任教,自我學習和完善也是非常重要的。在我們校區,我們至少可以用兩天的職業培訓日去參加會議、觀摩課程,或者參與其他活動,以提高教 學水平。很感謝所有這些機會,培養我一步一步成為更好的老師。學校完全懂得有高質量的老師,才會有高素質的學生的道理。參加這些職業培訓活動可能會失去了 一兩天的教學,但我們所學的價值是無所衡量的。

   通過這些年來在美國幾所小學和高中的經歷,我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教學風格和教學目標。每當我覺得有些迷惘或者寂寞的時候,一想到有那麼多中文老 師都和我一樣在辛勤努力地工作、那麼多人曾在我前行的路上一直幫我,我就不敢有一絲懈怠。我希望中文教學在這個國家持續發展、繁榮,也希望所有的中文老師 在教學這條道路順風順水,總有好運相伴。遇到挫折時,也請你跟我一樣堅信:我們終有一天會成功。加油。

   張美晶,1971年生於台灣,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畢業以後從事過雜誌編輯及英語教師。1997年在美國康州念英 語教學碩士期間認識了先生,畢業後隨先生到搬家到了費城。在費城張美晶開始了美國的教學生涯,她在當地的公立國小擔任四年班級教師。2005年,兒子出生 後,她和先生又搬回了康州,一年後在West Hartford學區擔任小學ESL老師,兩年後的2008年,她決定轉換跑道,成為高中中文老師至今。另外,張美晶已經在暑期STARTALK相關項目 裡任教四年,其中兩年兼任教學課程負責人。

原文來源:http://www.mandarininstitute.org/node/133

加油站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