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文摘:Alphabetic readers quickly acquire orthographic structure in learning to read chinese. Scientific Studies of Reading

這篇因為標題滿聳動的,所以就找來讀,結果也還滿出乎自己意料的。本來以為這是個教學方法,結果只是講一個現象,不過這個現象還滿有趣的,以下是簡單地介紹。

以字母為母語的學習者,什麼時候學會文字內部結構(orthographic structure)呢?根據這篇文章的實驗,有幾個發現:一、初級的學習者(在美國的一年級)就意識到字的結構複雜度,simple characters學得比compound characters快(用許慎的說法,就是「文」比「字」易學),而且在教材中的高頻字,學習者認讀也較快、較準。二、老師沒有在課堂上教文字結構,也沒有教形聲字的semantic and phonetic cue,但學習者可以分辨文字裡,不合法的結構、非字和錯誤的位置(如三點水在一個字的右邊)。所以學習者可察覺部首形式和位置(radical form and radical position)。在教學上所得到的啟發就是常讓學習者看漢字(perceptual learning)是很重要的。

評論:這篇文章提出重要的一點:就算沒特別教文字結構,學習者也會自然的學習這些差異。問題來了:學一年的學習者,可以察覺多少差異?除了左右結構、上下結構,其它的呢?另外,雖然沒教形聲字形符可表該字的類別義,聲符可表該字的韻,學習者能察覺這些嗎?對老師而言可能會提出的問題是:明確地教導文字結構,是否能有效提昇學習者學習這些的速度及準確率呢?

參考文獻

Wang, M., Perfetti, C. A., & Liu, Y. (2003). Alphabetic readers quickly acquire orthographic structure in learning to read chinese. Scientific Studies of Reading, 7(2), 183-208.

加油站主題: